静如水网络科技

新闻动态

张朝阳的梦醒时分,与搜狐失去的黄金十年

静如水 2020-07-06 21 人已围观

文/首席人物观

张朝阳开始备军粮了。

5 月,搜狐先后传出获平安银行 25 亿授信、畅游准备私有化。连续资本运作之下,是张朝阳摩拳擦掌,试图重返舞台的决心。

搜狐确实错过太多,落后太久。如今,人们已经不再用“千年老二”戏谑这家老牌互联网公司了——在很多领域,它连老二都排不上。

互联网下半场,张朝阳想夺回昔日荣光。新闻和视频将成为他此轮出击的首发战场。但两块烧钱业务都是嗜血狂魔,搜狐需要更多资金,持续输血,才有一线杀出BAT重围的可能。

兵马未动粮草先行,这一次,至少张朝阳的节奏是对的。

网络三剑客

5 月,张朝阳被网友拍到在北京昆仑饭店咖啡馆里打坐的照片。一袭蓝色运动上衣,和目静坐,与世无争的样子。

打坐、瑜伽,这是张朝阳在圈子里广为人知的喜好。离养生很近,距商业很远。

这与 19 年前在天安门前轮滑的张狂少年判若两人。

1998 年,那是中国互联网的蛮荒时代。那一年,Infoseek首席工程师李彦宏还没有回国,他出版了《硅谷商战》,还热心帮朋友徐勇的纪录片《走进硅谷》去采访了雅虎创始人杨致远;

马化腾辞了职,在深圳借朋友的一间舞蹈室创业,电脑上方还垂吊着浮夸的迪斯科大灯球;

马云遭遇两次创业失败准备离开北京,临走前那晚下了雪,他带着团队在小酒馆痛哭,唱起了《真心英雄》。

跌宕起伏的时代正在缓缓拉开序幕。有清华麻省名校、海龟光环加持的张朝阳早早跳到了舞台中央,他在 1996 年创立爱特信, 1998 年推出搜狐网。

同在镁光灯下的,还有网易创始人丁磊、新浪创始人王志东。他们被赋予一个颇具时代特色的称号:网络三剑客。

三人之中,张朝阳年纪最大,也最张狂。登时尚杂志封面,拍天安门轮滑照片,“作秀”成为他最重要的标签。

图:《南方周末》刊登了他的轮滑照

他说这是为商业而做的炒作。他效仿的是戴尔。在美国,戴尔的广告在电视上、高速路边频繁出现,开始人们会反感,后来也就慢慢接受和记住了。

事实上,他本人也享受站在舞台中央的感觉。他曾经向往好莱坞,去广告公司拍过片子,梳过马尾辫,喜欢开敞篷车,还憧憬像迈克尔·杰克逊一样,发明属于自己的舞步。

他做到了。他把自己变成了搜狐、甚至是中国互联网的广告牌。

1999 年,张朝阳去深圳演讲,心怀发财梦想的特区人民挤爆了会场。据悉,其中就有马化腾。他随后开发了OICQ。

时势造英雄。可以说,是中国互联网的浪潮把张朝阳推向了人生巅峰。

《数字化生存》作者尼葛洛庞帝见证了这场历史的变迁。他曾是MIT媒体实验室主任,也是张朝阳的投资者,后者创业初期,他个人投资了7. 5 万美元。

《数字化生存》中文版于 1996 年出版,成为无数互联网人的启蒙之作。据尼葛洛庞帝回忆, 1997 年,他受国务院信息办邀请来中国,在中科院举办一场小型偏技术类研讨会,张朝阳担任翻译,当时影响并不大。等到 1999 年第二次来中国,他参加搜狐在中国大饭店的一场活动时,发现已经座无虚席了。

至此,从北京、杭州到深圳,互联网浪潮渐成席卷之势。

岔路口

现在看来, 2001 年是网络三剑客的命运岔路口。性格迥异的三人,自此有了不同的发展。

2001 年对他们来说都是不太好过的一年。年初,张朝阳经历了搜狐的“一美元保卫战”,夏天,丁磊陷入网易可能被停牌的危机。最具悲剧感的是王志东,他被迫出局,离开自己一手创立的新浪——此后他又有过几次创业经历,但再也没有成功过,他的名字也逐渐被人所遗忘。

图:王志东曾与张朝阳、丁磊齐名

王志东有过一段反思:

“离开新浪,对我来讲,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。当然我也很清楚,从长远来看,一个人不应该长期与一个企业绑在一起,甚至我也认为,一个企业对一个人的依赖性越少,这个企业会越成熟。”

张朝阳吸取了王志东从董事会出局的教训——后来在央视的一次采访中,他颇为得意地介绍“ 2004 年之后,我的江山基本打下,董事会也搞定了”

但他没有注意到这段出局者的反思,也无暇顾及。

搜狐的业务发展很顺利,门户之外,他又有了搜狗、畅游等几手好牌,矩阵优势初现。 2008 年,搜狐拿下北京奥运赞助商资格,全城公交站地铁里遍布“看奥运,上搜狐”的广告,一时风光无二。

那是搜狐跑得最快的几年。到 2008 年,搜狐业绩和股价首次超越新浪,终于摆脱当年晚于新浪上市的阴影。

期间,张朝阳一直保持高调。

那几年,他频繁接受记者采访。他喜欢这种感觉。很多时候,他都是斜倚在沙发上,一副慵懒随性的样子。

他塑造了风流倜傥的美国式企业家形象,“黄金单身汉”大概是他最喜欢的身份之一。他半裸登时尚杂志封面,率队带孙楠、李冰冰、高圆圆、姜培琳等明星登西藏雪山,买了一艘私人游艇搁在三亚湾,厨房里所有餐具来自英国。

私人聚会上,他独创的查尔斯舞步总成为全场焦点——当年在美国种下的梦想,终于得以实现。

他甚至狂妄到自我形容:有钱又有名的第一人。

“他就像菲茨杰拉德笔下的盖茨比,上山下海,拥有豪宅和游艇,稠人广坐,夜夜笙歌,搜狐大楼的玻璃外墙足以反射出 100 个太阳的光辉。”《博客天下》的一篇报道如此形容。

相比之下,丁磊实在太低调了。他不标新立异,也不博眼球。相比北京和广州,这个浙江人更喜欢呆在杭州,低调务实干活。三剑客最年轻的成员,反倒成了最稳的。

不同的选择带来了不同的命运。到如今,当年风头并进的三剑客境况已全然不同。

热爱游戏的丁磊在去年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,网易游戏年收入近 280 亿,同比增长61%;搜狐在继续挣扎,如同一只笨重的大象想要重新起跑,而张朝阳最近最被人关注的新闻,是与美国歌星霉霉莫名其妙的绯闻;至于王志东,已经泯然于江湖。

有自媒体根据去年各家财报计算,发现一个丁磊的身价,已经相当于 24 个张朝阳和 148 个王志东。

掉队者

2007 年到 2011 年是张朝阳比较欢乐的时候。

“有点忘乎所以了”,他晚上几乎不工作,流连于酒吧唱歌喝酒,或者索性在搜狐媒体大厦顶层开party。有一场聚会,马云受邀参加了,但他直到 12 点才出现,呆了一会就离开了。

马云一到场就遭到张朝阳的埋怨:“干嘛呢,我们的party都快结束了”。其实张朝阳知道,他是在忙工作。

有记者在采访时告诉张朝阳,丁磊 12 点还挂在线上测试自家的游戏新产品,这位曾经公开表示羡慕富二代的CEO双手一摊:

“如果我像他那样,我的颈椎就完蛋了”。

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jingrushui.com/news/39983.shtml

站点信息